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湖南南县地图 >> 正文

【笔尖】情深深,意蒙蒙(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要到香港去。

上午,在签证大厅看着办理签证到香港去旅游的人群,我做出了这个大胆的决定。

当暗夜悄悄地降临,时针指向了凌晨一点,思念的火焰再次点燃,我望着天花板没有一点的睡意。看看书,心里感觉很烦。听听歌,感觉心里也一样地凌乱不堪。躺到床上睡不着,起来又感觉很无奈和无聊,什么也不想干,也没有什么可干的。一次次把鼠标点击到那个一天来已经让我千呼万唤没有回音的QQ号上,无论怎么用语音和视频去骚扰,就是没有音信。

这个看似很平常的号码,确实实在在地牵动了我的心。一种不祥的感觉总浮现在我脑海里,心里升腾起涩涩的无休止的恋情。我不由自主地又打开我们的聊天记录,翻看了最后一次对话:我们在为香港回归大庆准备节目,部队没有专业的仪仗队,只好自己组织,我幸运地被选上了。这也许是一个展示自我的良好机会,可是时间短任务重,掌握仪仗兵操枪正步的基本要令,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训练场上我们挥汗如雨地苦练着。按照我们部队的保密条例,这段时间就不能再上外网了……中央领导来这里检阅的那天,当你在电视里看到那英俊神武的仪仗队伍,里面就一定有一个是我。他的话总让我神往,令我心情激荡。唉,你这个可爱的冤家,究竟怎么了?你上线啊,上线啊,上线啊,哪怕一分种,一句话,一个字,一个表情也可以啊。我一边自言自语地想着、想着,泪水再次不争气地流出来。

崭新的电气化列车在飞速地奔弛着,所到城镇,彩旗飘飘,一派节日的繁荣景象。让人们不由地感受到祖国的美好和真正的强大,心里也不由自主地有种自豪感。

经过近十个小时的跋涉,终于到了美丽的深圳。庄严肃穆的黄岗口岸,旗帜飘扬,通关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张张灿烂的笑脸,一辆辆鋥光发亮的汽车,缓缓地向前行进着。人群中友好开心的交谈声和朗朗的笑声不时传来。我为自己这个大胆的决定而高兴。长年累月地在城市那个没有高墙和铁丝网的牢笼里两点一线,三点一面地生活,真的没有了一点新意,让心灵特别疲惫,对外边世界的无限期待。好好的人都会憋出病来。在北京长大的我,这是第一次到这么远的地方,而且还是一个人,真感到刺激和兴奋。在火车上,我大胆地和游客交谈,高兴的时候为大家唱唱歌,跳跳舞,把整个车厢里的气氛带动得特别活跃,大家心花怒放,笑声朗朗。我感觉到从来没有的惬意,感受了存在的美好。我正在思想着,一个稚气未脱的娃娃兵,拍的一个立正,说:请出示你的证件,我急忙从坤包里拿出证件,他看过后,又是一个漂亮的军礼。也许是因为网友他也是个当兵的原因吧,让我很感动地多看了几眼这个可爱帅气的小伙子。我从内心里对军人那种独特的飒爽英姿感觉特别的亲切和钦佩。带着这种美好的心情顺利地过了海关,我快乐地向香港进发。

我没有参加旅游团。到香港后,我可以自由地安排自己的行动。走出车站,望着那一幢幢摩天大楼,川流不息的人群,一辆接一辆看不到头尾的车队,我心里一时感到些许空虚。我从包里取出一张报纸,在台阶旁边的花池边坐下纳闷。看着偶然三个两个的军人或纵或横地整齐地走着,我心理既崇敬又感觉是那样的遥远。我清楚,在这里,我就是坐上几天也没有人会来理会我这个远道而来的陌生人的。

可是,只知道他的QQ号,其他的对于我来说一无所知呀,我到哪里去问,去找呢?总不能只问个QQ号就有人知道是谁吧。那样的贸然去问的话,还不被人笑掉了大牙。况且,他到底是空军,陆军,海军呢?我也不清楚。网上的昵称和资料没有几个是真的。况且,部队的保密条例规定,军人更不能把自己的地点暴露出去的。就象我那个闺中好友说的那样,网络朋友不可信,有的男的说成女的,有的老的说成小的,在南方的写成北方,在北方的写成南方。在中国的写成外国,到底是真是假,谁知道。现在看来,这话有一定的正确性。唉,即来之,则安之,就当到香港旅游一次吧。无论如何我打算到昂船洲军营去看看。

昂船洲是个美丽的港湾,是一个天然的军事要塞。远远地看上去,军营就象是躺在大山怀抱中的婴儿那样,温馨而乖巧。训练场上,一排排充满生机的军人高喊着口号训练着。在军营大门口,哨兵手握钢枪威严地站立着。不远处,有个便民联系服务处,是便于服务香港市民,接待来访的特殊机构。里面虽然没有多少人,但我还是在门口犹豫着、犹豫着。最终没有进去。

那个稚气未脱,看起来很精明的小伙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把我请进去,让座,递茶,热情的服务让我感动得直想流泪。离家十里地,便是外乡人。我急忙转身,仰起头,装着若无其事,轻轻地擦去将要流出的眼泪。

大姐,你是来探亲还是来旅游啊。我兴奋地逗他,你问这个呀,对不起呀小兄弟,这个是我的秘密。为什么呀,这个也算是秘密?现在来香港旅游的可多了,他说。

你是哪里人呢?我问。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比我还幽默,他风趣地说,保密。我也不能告诉你,这个也是我的秘密。说完他大声地笑了。我是湖南湘潭的,和毛泽东主席的故乡只有几公里。你呢,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我北京门头沟的。那好啊,是我们向往的地方,北京是我们伟大祖国首都,一定美丽繁华,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去过北京呢!

我说,是啊,明天的北京将会更加的美好。到北京一定到家里去玩,好吗?好,一定去看望你的。他回答着。

这个时间进来了几个人办事情了,我急忙起身准备离开。我说,你忙吧,我有时间再来看你吧。

你住在哪里呢?小湖南问。我说:我还没有住下来呢。他告诉我,现在来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搞不好就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你在附近先找个地方住下,等有时间我去看看你。

好的,我答应了一声,拉着轮式衣箱离开了办事处。转过了一个湾,有一个宾馆出现在眼前,走进大厅,漂亮的女士热情地给我介绍了住宿的情况,五楼以下已经没有空房间了,六楼以上还有。

我看了价格表,虽然高点,但是和北京比较还是比较实惠的,并且,还可以免费打电话和上网。于是,我决定就住这里。

办好了手续,到了房间,等服务女士出了门,我感到十分的疲惫,第一次觉到家是那样的美好和温馨,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12点多了,宾馆里开饭时间早已经过去,我打开食物专柜,取出一桶方便面,兑上开水。在泡面的时间里,我默默地整理思绪,情不自禁地又打开电脑。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回到我去年那段糟糕透顶的让我心中乌云密布的网恋情景。他是一个很不错的男孩子,认识后一度深深地牵动我的心,经过一段时间的聊天,原来他家是密云水库不远的一个地方。到北京很方便。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们在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见面了。说真的他长得还算英俊,颇有几分帅哥风范。浓眉大眼,一米七零的个头,我们聊了一个下午,相约下个星期天到香山上去玩。

那天,阳光灿烂,风清气爽。我们没有到公园去,而是选择了登香山。离开了城市最边缘的一个公共汽车站,我们开始了向人烟比较少的山上出发了。

几年前,爸爸带我去过一次,走过这条路。香山上景色秀丽,空气清新。现在的城市建设速度太快了。原来的环境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小半个山上都被盖上了高高的楼房。为了能尽快到达山顶,我们选择了山后的一条比较陡峭的蜿蜒小路,想着这样子比较捷近。可是,这里杂草丛生,林深叶茂。走起来非常费劲。我心里感到了恐惧和不安,等到了没有人的地方,我已经精疲力尽了。他倒是个活跃分子,不知疲倦,一会就走出很远,一次次地躲到石头后面,等我走到跟前,他一声大吼窜出来,把我吓得一声声尖叫。刚开始的几次,我还感到很新鲜和刺激,接下来,我感到这个人怎么这样的轻浮啊,一个大男人怎么这样。唉,爱一个人需要包容,有一点缺点是正常的吧,人无完人嘛。这样想着,安慰着自己。我心理也就平静了些。网络和现实的距离总是很大的。我这样想着。

山道上时不时的还出现一对对亲昵的情侣,让我感到胆子大了点。草丛里不时的冲出一只只兔子,树梢上,鸟儿欢快的叫声,让我感到心中多了几分平静和惬意。好不容易到了山顶,放眼望去,北京城尽收眼底。从天安门到前门等古建筑象城市大厦的骨架,条条街道象一条条血脉,人流和车流象一个个忙着建巢的蚂蚁一样来去匆匆。我用手并成喇叭状,对着山谷大声呼唤,山谷里应声回答,悠长的回声,特别有韵味。于是,我一次次,一声声的大声的呼唤着。他也放开了嗓子大喊着。树林深处几个原来很安静的情侣也受到感染似的,一个个跑了出来,对着山谷大喊。于是,山谷里一阵阵的喊声此起彼伏,好不快乐。喊了一阵子,加上上山的时间累了一身汗,现在感到很累很疲惫了。

我们找了一个比较避风的地方坐下来休息。我把带来的果汁和夹心面包递给他,他说,我怎么会把吃的事情忘记了呢?要是再带几瓶啤酒该多好啊。还是女孩的心细。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与香山枫叶的相关诗句。可惜,不是季节,枫叶不红,枝繁叶茂,草木森森。我感到非常疲劳,上下眼皮挂了铅一样的重。躺在草地上,就象躺在我家里的沙发上一样的舒服。我说,你自己玩去吧,我在这里躺上几分钟。他嘿嘿的笑着,要往我身边躺,我很快的往旁边挪了几米远,他说,都什么时代了还那么封建啊。

我说,什么封建不封建,男女授受不亲,我不是随便的女孩子,你不知道吗?他看上去很不高兴地说,好好好,那你休息吧,不影响你了,我到远一点的地方走走,不要感冒了。

一只老虎凶神恶煞的向我扑来,一口把我叼起来,往远处的山林里就走,咬得我浑身疼的难受,我拼命的大声喊着,没有一个人来救我,我拼命的挣扎着出了一身冷汗,吓醒了。呀,我的衣服呢?我全身就内衣内裤了。他狞笑着在我的身边,我明白了,急忙一转身躲开了他的袭击,你、你……我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

我是在给你机会。他说。你也清楚,机会不多,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才不要你的狗屁机会呢,你这是在干什么,是在犯罪,是在侵犯,在掠夺,知道吗?你这样不尊重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把我看成妓女了?我告诉你,你看错人了。他脸变得非常的难看,怒不可遏地再次向我扑来,我警告他,我要报警了。

可是,看着他那副狰狞的面孔,我感到十分的恶心。但是,我灵机一动,必须先稳住他才行。于是,我说,要怎样也要等我心情好的时间啊,我们已经深深地相爱了,早晚我不都属于你吗?我看到我的衣裤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我急忙走过去,三下两下地穿好,捡起地上的小包,躲开的他的纠缠,飞一样地离开了这个令我伤透了心的地方。我在前面跑,他在后边追,一边跑,一边喊:等一下,我们什么时间再见啊。我转身大声说,下辈子我也不想再见你了。

回到家,我打开电脑,把鼠标点击到那个让我已经感到心灰意冷,满心仇恨的QQ号,毫不犹豫地把他删除。这个时间我发誓再不相信什么网络情缘。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可能都有着这样那样错综复杂和各自不可告人的目的及伤痛。所谓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的童话故事而已。

接下来那段时间,我没精打采的,再没有了以前上网的开心和快乐。觉得上网是那样的无奈和无聊。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在从事着慢性自杀的游戏而已。我把QQ号上不是真正认识的好友全部删除。我需要清静,我需要重新认识和选择安排我的未来,更需要选择个更加能有意思,有意义,过得精彩的活法。再一个,就是想测试一下,看看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几个人能记得我。我究竟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多少美好,多少希望,多少期待。可是,被我删除的好友发来希望继续加为好友的基本没有。几个月中,连一张普通的贺卡也没有收到。

网络这个虚幻的世界,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道德课。可是,人就那样的怪,在哪里跌倒总想在哪里东山再起。网络竟然有着巨大的魔力,吸引着我孤独的灵魂。人总是希望到自然中去磨练自己,总是寂寞难耐。经过一段时间的感情调整,我又禁不住开始上网。可是,我发誓不再加什么狗屁好友了。除非真正让我感到开心的,有修养,有素质,有代表性的,也要经过无数次的临时对话,谨慎对待。再不去谈论什么爱情婚姻家庭。谈得来就继续,谈不来就一下子把他拉黑了事。否则,无论多少次的请求,我也不再心软,一概不加好友的。更不会透露什么自己真正的资料和信息了。

在这个世界上,让人害怕的不是老虎和毒蛇,而是看似道貌岸然甚至文质彬彬的站着走路的人。

早就听说,维多利亚附近的海上游泳场是香港有名的娱乐场所,作为一个在北方长大的女孩,大海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和特别的诱惑。早就梦寐到海里亲自感受一下大海的广阔,尝尝那无风三尺浪,风起处卷起千堆雪的波澜壮阔情景。在游览完了尖沙,旺角,铜罗等地后,我决定到大海边去游玩一番。

蚌埠癫痫病研究所
老年人癫痫症状表现明显吗
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同符合契网 | 科比变频器维修 | 携程服务电话 | 五菱之光五座 | 派克滤清器 | 国外智能家居 | 国泰君安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