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买房不过户 >> 正文

为什么我们喜欢挠痒痒的感觉?它可能是笑的原始刺激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女人最喜欢来的地方原来是这

  笑声可以传递很多信息  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1月10日消息,从表面上看,挠痒痒是完全没有意义的。然而,大多数人和一些动物都觉得这一举动非常有趣。

  “痒是最宽广、最深奥的科学课题之一,”美国马里兰大学的神经科学家罗伯特·普罗文(RobertProvine)说道。他的研究范围包括各种各样的“奇妙行为”,比如打嗝、打呵欠和放屁,瘙痒也是其中之一,但这有什么与众不同呢?

  简而言之,挠痒痒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普罗文教授说:“它与身体的防御机制,以及自我和他人意识产生过程中发挥作用的神经过程有关。”与其他复杂的人类行为一样,通过研究与我们亲缘关系较近的动物,可以帮助我们加深对挠痒行为的理解。

  瘙痒可以分为两种,分别是knismesis和gargalesis。Knismesis是一种较为原始的反应,是在轻柔接触皮肤表面时触发的轻微不适感。这一反应很普遍。“我认为包括蜥蜴、昆虫甚至几乎所有生物都具有某种形式的体表防御行为,”普罗文说道。动物需要抵御身体免受昆虫和寄生虫的侵扰,无论是通过快速抓挠或轻拍耳朵的方式。Knismesis所描述的就是这种反应。

  对人类来说,挠痒痒是非常好玩的事情  相比之下,Gargalesis是哺乳动物特有的一种现象。这是一种力道较大的挠痒行为,会引起发笑反应。因此,Gargalesis与玩耍联系在一起,而玩耍正是哺乳动物的特点之一。

  从根本上说,瘙痒涉及到与触觉和痛觉有关的神经纤维,但不止于此。在2004年一篇关于瘙痒的综述中,皮肤科医生萨缪尔·塞尔登(SamuelTSelden)写道:“与发笑有关的瘙痒可能更应该被视为一种社交行为,而不是一种反射。”在哺乳动物演化历史的某一阶段,挠痒痒变成了一件很好玩的事。

  “挠痒是笑的原始刺激,”普罗文说,“事实上,在我心目中,‘假装挠痒’应该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笑话了,也就是‘我现在要挠你……’这种威胁要挠痒的行为。这是你对人类婴儿和黑猩猩唯一能讲的笑话。”

  英国朴茨茅斯大学的心理学家玛丽娜·达维拉-罗斯(MarinaDavila-Ross)也可以为此提供佐证,因为她曾经给黑猩猩挠过痒。

  玛丽娜招募了一批动物园管理员和母亲,分别给黑猩猩和人类婴儿挠痒。她希望能找到人类和类人猿发笑之间的联系。“我们使用了(笑声陕西那家医院专治疗颠痫的)声学数据,类似于遗传学家使用基因数据来重建演化关系,”玛丽娜说道。

  动物管理员正在给一头年幼的倭黑猩猩(学名:Panpaniscus)挠痒  这项研究的结果发表于2009年,似乎证实了人类发出笑声的方式源自于我们与类人猿的共同祖先。在玛丽娜的研究中,大猩猩和倭黑猩猩发出的声音更像人类,而其他与人类关系更远的猿类发出的声音在缺乏语境的情况下无法被识别为笑声。她建立了这些声音的“家族树”,展示了从简短的咕噜声到人类发出的咯咯笑声和哄笑声的演变过程。

  这项研究不仅追溯了笑声的演化历史,而且也追溯了挠痒行为的演变。“猿猴不会因为观察其他猿猴玩耍或做好玩的事情而发笑,”玛丽娜说,“它们不会在脱离行为语境的情况下发出笑声。”

  猿猴需要在主动与同伴玩耍时才会觉得某件事情好笑。对所有年幼猿类(包括人类)来说,挠痒是一种非常好玩的打闹。这种玩闹会让你上气不接下气,而正是这种急促的呼吸导致了我们所知的笑声。

  一位潜水者正在给黑斑石斑鱼(学名:Epinephelustukula)挠痒  “‘哈哈’的笑声就是我所说的打闹时费力喘息声音的仪式化结果。如果你给一只黑猩猩挠痒,它的笑声就是一种喘气声,”普罗文说道,“这是黑猩猩表明‘我是在玩,不是在攻击你’的一种方式。这是有关笑声来自哪里的最清晰案例之一。”

  对于灵长类这样的社会性动物来说,挠痒是一种以可控方式增强友谊的良好方法。普罗文认为,人类笑声也起源于此,尽管相比其他灵长类动物,人类的笑声要复杂得多。

  人类在1000万到1600万年前从类人猿中分离出来。这种挠痒-发笑机制在人科物种中普遍存在,表明其至少已经存在了这么长时间,甚至可能更久。尽管发笑和挠痒并不在大多数研究日程的主要位置上,但有限的研究似乎表明,人类与一些关系较远的哺乳动物之间也具有某种相似性。

  有一天,动物行为学家帕特里夏·西莫内特(Patri陕西治癫痫较好的医院是哪家ciaSimonet)观察到,她的狗——名字叫“古道尔”,取自灵长类动物学家珍妮·古道尔(JaneGoodall)——正在把办公椅旋转起来。从古道尔发出的声音来看,它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有趣。西莫内特开始思考,用“笑”来形容这一行为是否准确。后来在一次会议上,灵长类学家珍妮·古道尔建议,西莫内特应该验证一下这种现象。以下就是西莫内特的具体尝试。

  倭黑猩猩母亲正在给幼崽挠痒  西莫内特发现,与黑猩猩一样,小狗的这种类似笑声的“强烈喘息声”也与玩耍有关。这种声音的录音甚至还能用来缓解其他狗的压力。

  几年前,西莫内特报告称,圈养的亚洲象在玩耍时会发出“平静的呼吸声”。虽然她在当时还没有用“笑声”来形容这些声音,但在思考新发现的“狗的笑声”时,她还是将二者联系了起来。

  “大象似乎会互相挠痒,”普罗文援引肯尼亚大象专家乔伊斯·普尔(JoycePoole)的证据说道。也就是说,要验证这些动物的挠痒和发笑行为是否与人类相似并不容易。“这需要一位勇敢的研究者深入一群欢蹦乱跳的厚皮巨兽中,刺激它们,”普罗文说:“这将会非常危险。”

  要研究类似挠痒这样的复杂行为,先在较小尺度上进行研究可能更为合适。

  对哺乳动物的研究几乎都是从老鼠开始的,挠痒研究也不例外。以科学的名义给老鼠挠痒已经持续了20年。2010年,精神生物学家雅克·潘克塞普(JaakPankseppand)和他当时的本科生杰弗瑞·伯格朵夫(JeffreyBurgdorf)合作发表了一篇论文,引起了不少争议。

  潘克塞普先是发现了老鼠在玩耍时发出的高频噪音,人耳听不到这种声音。之后,他忽然想到这种声音可能与人类在玩耍时发出的声西安去哪里治疗癫痫病音存在遥远的联系。带着这一想法,他向伯格朵夫提出了一个无法拒绝的提议:“来和我一起给老鼠挠痒吧。”

  当时,世界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会笑的老鼠,科学界产生了相当大的阻力。然而,从那时起,很多研究开始用“异种特异性的拨弄方式”(即挠痒)来研究这些啮齿类动物的积极情绪。

  大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怕痒的  “只在挠痒和其他积极情境(比如玩耍和性交)下产生的特定叫声被证实,而且由于与人类挠痒过程的相似性,引出了相当数量的研究,”在瑞士伯尔尼大学研究老鼠被挠痒时面部表情的卢卡·梅洛蒂(LucaMelotti)说,“研究表明挠痒会刺激老鼠大脑中与积极情绪(如快乐、幸福)有关的区域和神经通路,这一点与人类相同。”

  玛丽娜在研究中注意到,年轻的猿类最享受挠痒。“很容易给一只年幼的猿猴挠痒,”她笑着说道,“它们根本不想停下来,你很难摆脱它们。”

  在老鼠身上也是如此。梅洛蒂和其他许多研究者注意到,年轻的老鼠最享受被挠痒的过程,并且常郑州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常会追着实验者的手,希望能继续挠痒。很难不把这种行为与爱玩的幼儿联系起来。

  “如果更加原始的灵长类动物也表现出这种情绪反应,”潘克塞普和伯格朵夫写道,“那就说明灵长类动物大脑中演化出这种愉悦情感的时间要比普遍认为的早得多。”

  如果挠痒和发笑普遍存在于人类和啮齿类的共同祖先身上,那就可以将这种行为的源头推到8000万年前。不过,玛丽娜仍然认为,在讨论老鼠、狗和其他任何非人动物“发笑”的问题时,我们应当十分谨慎。

  “我会很小心诸如此类的表述,”玛丽娜说,“在做出这些结论之前,必须先进行系统发生学的分析。”她更倾向于使用“正向发声”(positivevocalisations)这一术语,认为人类的笑声也属于这一范畴。

  “我的猜测是,和黑猩猩一样,笑声是玩耍打闹时费力的呼吸声,”普罗文说,“啮齿类动物也可能是这样,但我认为还没有人验证过。”我们很难研究老鼠的超声波发声,更不用说制作出某种“家族树”,就像玛丽娜对猿猴所做的研究那样。“距离人类越远,将所有属性等同看待的难度就越大,”普罗文补充道。

  尽管科学家在把人类特征应用在动物身上时都非常谨慎,但普通大众的想法就简单多了。可爱的动物视频在互联网上十分流行,其中就包括各种动物被挠痒的反应。“Youtube上有大量逗笑的视频,人们给猫头鹰、企鹅、狐獴甚至鱼类挠痒痒,”梅洛蒂说,“虽然其中一些视频很可能展示了动物对挠痒做出了反应,并且从中获得了快乐,但作为科学家,我建议谨慎对待这些解读。”

  国际动物救援组织(InternationalAnimalRescue)发起的“挠痒是折磨”(TicklingisTorture)行动揭示了一个令人警醒的故事。懒猴是一种主要分布在东南亚的小型灵长类动物,看起来十分可爱。在互联网上,给懒猴挠痒的热门视频达到了数百万的观看次数。然而,这些视频不仅会鼓励对这些濒危动物的非法贸易,而且懒猴本身也不会因为挠痒而感到愉悦:它们看似可爱的反应其实是恐惧。

  “在一些视频中,动物表面上似乎很乐意做某种不寻常或不自然事情,但真实情况往往不是如此,”该行动的领导者菲利·肯宁顿(PhilyKennington)说,“我们应该运用我们的批判性判断,在被这些可爱表现带偏之前,我们应该质疑所看到的一切的真实性。”

  事实是,我们很难准确评估动物的感觉。

  即使是我们喜爱的猫和狗,可能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喜欢被挠痒。毕竟,人类的挠痒不是一种简单明了的行为。对不同的人来说,挠痒可能带来愉悦,也可能带来痛苦。挠痒可以挑逗起情欲,也可能成为一种折磨的形式。

  在研究人类时,普罗文等科学家至少可以询问受试者各种问题,包括挠痒时的感觉,他们希望如何被挠痒等等。但是,在研究动物时,一切就没这么简单了。好在研究者越来越关注追求动物的快乐。

  “过去十年来,有一种研究动物情绪中积极一面的趋势,”梅洛蒂说道。在历史上,这一领域的研究十分有限,已有的研究只关注极少数物种:大部分是老鼠,其次是狗和类人猿。

  研究挠痒和发笑等行为似乎有一点深奥,但这也有实际的用途。在和博士导师一起给老鼠挠痒之后,伯格朵夫利用所学到的知识来开发治疗心理障碍的方法。了解动物的快乐也有助于改善它们的生活,特别是在圈养条件下。

  除此之外,从挠痒研究中得到的一大收获是,动物是复杂的生物体,能够表现出与人类相当的积极情绪。理解这一点可以让我们明白人与动物的关系,也明白作为人的意义。(任天)

友情链接:

同符合契网 | 科比变频器维修 | 携程服务电话 | 五菱之光五座 | 派克滤清器 | 国外智能家居 | 国泰君安交易